- N +

第七十九回。刘唐放火烧战船,宋江两败高太尉

  第七十九回。刘唐放火烧战船,宋江两败高太尉。

  【韩存保道:“前者陈太尉赍到招安诏敕来山,如何不乘机会去邪归正?”宋江答道:“便是朝廷诏书,写得不明。更兼用村醪倒换御酒,因此弟兄众人心皆不伏。那两个张干办、李虞候,擅作威福,耻辱众将。”韩存保道:“只因中间无好人维持,误了国家大事。”宋江设筵管待已了,次日具备鞍马,送出谷口。】

  呼延灼活捉韩存宝,因为韩存宝是韩忠彦的侄子,韩忠彦曾经是太师,当朝好些官员出自他的门下,梁山意在走韩存宝的路子启动第二次招安……都是套路。

  【便传号令,教把船都放入阔港,每三只一排钉住,上用板铺,船尾用铁环锁定;尽数拨步军上船,其余马军,近水护送船只。比及编排得军士上船,训练得熟,已得半月之久。梁山泊尽都知了。】

  想起了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……就是一场戏,非要装成自己多了不起似的,三国演义中的周瑜就是个混子而已。

  问题是,怎么让他们这些人混过去的?赤壁之战蒙混了一千多年。

  【吴用唤刘唐受计,掌管水路建功。众多水军头领,各各准备小船。船头上排排钉住铁叶,船舱里装载芦苇干柴,柴中灌着硫黄焰硝引火之物,屯住在小港内。】

  吴用的魔性发作,刘唐管水军。

  【每一处都设金鼓火炮,虚屯人马,假设营垒。请公孙胜作法祭风。】

  和赤壁之战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。

  【刘梦龙急教棹船回时,只见芦苇丛中,藕花深处,小港挟汊,都棹出小船来,钻入大船队里。鼓声响处,一齐点着火把。原来这小船上,都是吴用主意授计与刘唐,尽使水军头领,装载芦苇干柴硫黄焰硝,杂以油薪。霎时间大火竟起,烈焰飞天,四分五落,都穿在大船内。前后官船,一齐烧着。……】

  别的我就不贴了,就是高俅故意打败仗,看官自己看原文吧。

  后来就是吴用所谓的追赶之计了。

  【李俊捉得刘梦龙,张横捉得牛邦喜,欲待解上山寨,惟恐宋江又放了。两个好汉自商量,把这二人就路边结果了性命,割下首级送上山来。】

  李俊最后是造反到底了。在这里杀俘,可能是自作主张,也可能是宋江授意。

  【高俅正在纳闷间,远探报道:“天使到来。”高俅遂引军马并节度使出城迎接。……】

  第二次招安,圣旨上搞鬼,说“除宋江……”。这里的故事都是些老套路了。

  为什么要有意搞两次必然失败的招安?徽宗和蔡京、高俅他们是怎么想的?我是这样看的,也不知道对不对:这是一种异变的心理在作祟,徽宗和众奸臣的本性是搞鬼的本性,他们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如果不弄出点鬼事来自己是饶不了自己的。明摆着可以不需要这两次拙劣的招安戏,无非是打不过了或是怎么样,然后就走一个正常的招安程序不好吗?徽宗他们认为不好,为什么?因为那是正常的思维,不正常的人对正常的思维方式是有排异心理的,他们会对自己做出排异正常思维的事情感到很享受,他们认为他们就应该过这样的生活才对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上一篇:福岛核泄漏后变异女人,生出了“辐射幽灵”婴儿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